首页 >> 旅游快讯

鲁奖乱象应对文学权力进行问责离开

2020-05-29  来源:东莞旅游网 0
【导读】自打这届鲁迅文学奖揭晓,文学界就没消停下来。荣辱是非,一地鸡毛。特别是对四川大学周啸天教授获得诗歌奖,普遍不待见。总之,这个新晋鲁奖得主,是

自打这届鲁迅文学奖揭晓,文学界就没消停下来。荣辱是非,一地鸡毛。特别是对四川大学周啸天教授获得诗歌奖,普遍不待见。总之,这个新晋鲁奖得主,是被口水喷惨了。来看周啸天被集中展示的“代表作” “炎黄子孙奔八亿,不蒸馒头争口气”、“二八翁娘八二翁,怜才重色此心同”

“港台慷慨尽解囊,大陆富豪莫羞涩”……很显然,这样的“打油诗”,堪比当年获得鲁奖的车延高“羊羔体”,从文字到内容,都是粗鄙苍白。难怪有专家狠评称,周啸天获奖“是对鲁迅的最大羞辱,是对文学的最大羞辱,是对古诗词的最大羞辱。”

当然,得奖如此挨骂的是少数。对绝大多数鲁奖得主来说,拿到这个奖项,绝对就是一个文学身份的标志,这种身份最终会转化为特定的文学权力。比如,以此在地方文学界可以拥有特定话语权,可以在作协、文联里谋得更好的身份地位,甚至成为职务晋升的直接推手。

可以肯定的是,鲁奖关联着文学权力,还有着太多的变现空间。事实上,各地也都对很多鲁奖得主进行各种嘉奖褒扬。当然,鲁奖背后的文学权力变现,也并不都是短期的、直接的,更多时候,是长期的,是隐性的。

比如,我注意到,一些鲁奖得主选择与教育部门“联姻”,到各级学校以开讲座为名,来打通一条更为宽阔的卖书渠道。这种行为,就如同歌手走穴一般,通过不断复制,玩起鲁奖连连看,图书打包卖。也正是因为“名利权”的强大驱动,追逐鲁奖才越来越成为文学圈内涨幅1.61%;成交量155万手最竞争激烈的赛事,滋生出林林总总的怪事来。

除了得奖或挨骂,或受追捧,还有就是没得到奖的,有的遗憾,有的懊恼,有的委屈,还有的不服。这次鲁奖公布以后,茅盾文学奖得主阿来的作品就因为自己在报告文学奖类别中得零票,表示抗议;此外,连人民原副总梁衡这种体制内“高官”也很不淡定,发表《关于鲁奖落马的告白》,从中不难看出,鲁奖评审受到权力干预的内幕。

鲁奖在“名利权”包裹之下,可以说源于文学权力,甚至是源于直接的行政权力,最后转化为新的文学权力。值得注意的是,这种文学权力拥有的话语权,往往又很难被质疑。事实上,这些年除了车延高、周啸天写出“极品”文字的人被疯狂质疑,很少有鲁奖得主被拿出来全面盘点分析。这是因为,文学权力面对民意,在需要讲文学的时候讲文学,在需要用权力的时候用权力。左右逢迎,自得其乐。以前鲁奖甚至出现“本届做评委,下届获大奖”。这一切,从某种意义上讲,标志着鲁奖正在沦为“文学权力圈”内部的“分果果”游戏。

“一个人,最重要的作品就是他自己。”福柯曾这样说。文学权力可以干预评奖的公正,但是,绝不可能获得普遍的价值认同。围绕鲁奖的乱象与争议,归根结底,也就是因为这个文学奖没能传递应有的文学价值,成为没有标准没有原则的权力分红游戏,最终让文逐渐打出感觉的霍华德末节甚至高位跳投都能命中学界的一些投机者通过拥有文学权力,获得巨大的变现空间,成为既得利益者。所以,针对鲁奖乱象,针对文学权力疯狂变现,现在必须拷问这种行为的公正性,进而对文学权力的失范行为进行问责。

(:张曼)

颈动脉斑块多大才危险
怀化治疗白癫风医院
吴忠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