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游快讯

光年三部曲月影红楼第八卷离开

2020-05-30  来源:东莞旅游网 0
【导读】光年三部曲·月影红楼(第八卷)作 者 / 君 玉。章节因字数调整,序号有不衔接处无需在意,内容是衔接的。多谢惠阅!天气炎热,评论区备

光年三部曲·月影红楼(第八卷)

作 者 / 君 玉。

章节因字数调整,序号有不衔接处无需在意,内容是衔接的。多谢惠阅!天气炎热,评论区备好鲜花、茶、水果恭候,数量不限????????☕????。

光年三部曲·月影红搂第八卷。

她紧咬牙齿,手指紧握,抓皱了报纸,感到嫉妒紧紧地抓住自己的心。她听员工议论时还没在意,在办公室闲着没事才看一看,没想到新郎竟是他。

如果秦忠信娶了一个普通的女孩子,可能她还没什么感觉。可是,他娶了夏玉姝,夏之涛的独生女,有钱有权,至于夏玉姝本人,她不得不承认,除了青涩一些,她很美。看的出来她很爱他,他们相爱。他本来只是一个普通的外企白领,没有她的青眼与帮助,他怎么可以过得更好爬得更高?以前她有一种精神的优越感,觉得当初他是光脚不怕穿鞋的才说出那番话,何尝不可以理解为某种程度的自卑呢?可是现在,夏玉姝年轻、美貌、富有、高贵、爱情集于一身。而自己呢,富有却只是商人,美貌却徐娘半老,爱情—自己也羞于起口—自己差不多可以做他的母亲,更没有他对自己感情的回应。她觉得自己是在被比较后发现了劣势才不被选中,这犹如被当众扇了耳光,难堪、羞忿、嫉妒,这些赶走了她的优雅、美貌。若是熟悉的朋友走进来,一定会问,这是谁在吴锦绣的办公室?她忽然想到这是晚上十一点了,这是他们的新婚,他们在做什么呢?他们会做什么呢?她想起当初的那一晚,记忆仍那么清晰,永不会忘记。她嫉妒地发狂,推掉了电脑,撕碎了报纸。她发誓,这羞辱、难堪、痛苦的一笔账一定要算,一定要算。可是,怎么算?谁都知道,夏之涛出身大家,有产业,有官衔,虽然历史的原因让那一切归零,可是那份血统,那溶进血液里的百年底蕴是抢不走抹不掉的。他逝去的太太,占了A市印染业半壁的廖家幺女廖婉漪,当年他们结婚时她的嫁妆的丰厚可是让整个A市轰动一时。夏之涛有谋略有进退,以那样的出身进入仕途,太太的陪嫁给他清廉的底气。所以,他入仕以来,勤勉、公正、低调、不贪财、不好色,一直口碑很好。虽一路升的并不快,但一直在上升。而他秦忠信,竟然这么好命的做了夏之涛独生女的丈夫。中国俗话,民不与官斗,可是如何咽下这口气?呵呵,那就等,她等,机会总会有的,她吴锦绣向来有耐心。而且,女婿,毕竟不是儿子,对吗?

从酒店回到育珠路夏家。是的,婚后秦忠信要和妻子住在娘家,这是夏之涛要他入赘被他以他是秦家长子为由拒绝后的最后条件。秦忠信想想也就答应了,他并不太在意这些小节,他知道自己将来会怎样就好。他们住在玉姝的房间,夏家的每间卧室都是套卧,也够大。重新布置过,为添新婚气息,把玉姝的那张大床重新换了一张。

玉姝瘫在椅子上,她发现结婚原来是这么累的一件事。幸福,但确实累。秦忠信拍拍她的肩,让她先去洗漱休息。她一动不想动。最后秦忠信威胁她说,他帮她洗。玉姝一个激灵起来跑进了浴室。秦忠信笑笑开始脱下外衣,等玉姝从浴室出来就看到一个衬衣扣全开露着胸膛,下面只着一条四角裤的美男看着自己,脸刷地爆红,跳到床上把脸埋进被子里。秦忠信大笑,进了浴室。

从浴室出来,他看到玉姝整个都裹进被子,只露一张小脸,睁着眼睛。看到他出来,赤着上身,腰间围条浴巾,赶紧闭上眼睛,说:你怎么只围浴巾啊?

哦,我把浴巾扯掉了。不过,我现在围什么呢?

啊?玉姝惊讶,本能地睁开眼,发觉上当,原来他浴巾下早又换了一条四角裤。

秦忠信穿上睡衣上了床,侧躺在外侧,一手支头,看着玉姝。可能是害羞,可能是给他空间,玉姝往里挪了挪,抿着唇,看了看他,目光含羞。

玉姝,今晚是我们的新婚之夜。

嗯。

那我们,是不是该做点什么?

嗯?

坏丫头,装糊涂啊。

忠信,我,我有点儿怕。

别怕,交给我,我会带着你。低沉的声音让她耳朵发热,带着盅惑。

难道因为经历过太多?秦忠信感觉自己除了面对一个美丽的女孩子的自然反应外,没有一点新婚的感觉与兴奋,连生理反应都不太强烈,当然,这只是开始。也许因为他对她没有强烈的爱,但既然娶了她,就对她有份,既是新婚之夜,仪式总要完成。

没将全身的重量压向她,以肘撑起上半身,低头,吻向她的唇。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他眼前忽然发黑,差点整个压到她身上,他忙撑住胳膊,翻身躺下。

玉姝懵懵懂懂,发现他神色不对,抬转身看向他。

不过几秒钟,秦中信睁开眼,看到上方一张有些担忧、有些不解的小脸,正想说话,感觉胸膛上一团温软。一愣,眼睛看下去。玉姝还没发觉自己的胸脯正压在他的胸膛上,看他的眼光奇怪,随他看过去,脸腾地发烧,翻身缩进被子,把头也蒙住。被她刚刚一趴,秦忠信倒起了反应,又怕她闷着自己,伸手扯开被子。玉姝的头脸露了出来,不知是羞还是热,脸红红的,半晌,睁开眼,苦着脸:

忠信,我真的怕,明天,明天了好不也将在一定程度上维护储蓄人和投资人的权益。目前最让普通存款人关注的是根据存款保险制度的规定好?

明天就不怕了?

不怕了,明天不怕了。很勇敢。

真的明天?

真的,真的,对不起哦,明天一定。她撒娇,满口承诺,觉得今天真对不起他,他应该对新婚之夜有企盼的吧,而自己却在今晚剥夺了他的权利。

嗯,好吧。先给你个心理准备,你也累了,今晚好好歇歇。他在她脸上轻琢一口。

伸手熄了灯,躺下,伸过胳膊把她揽进怀里。玉姝不由自主地,乖巧地,往他怀里挤了挤。

适应了黑暗,秦忠信看看玉姝闭上了眼睛,呼吸轻缓。他睁眼看向黑暗,想着自己刚刚的情况。今天婚礼虽烦琐,然而自己并没有感到累,结婚前两个月也才定期体检过,各指标正常。对健康,他一向注意,工作他注重强度,几乎从不熬时间。尤其是,他刚才不是晕昡的感觉,而是一个阴影,似乎是一个影像遮住他的眼睛,挡住他的视线。他想不通这是什么感觉,什么现象。当然,也可能是自己想多了。或者过段时间,再去检查一下。不过,对于今天仪式的推迟,他竟有些隐隐的放松感。

第 22 章 承担她的未来。

第二天,玉姝因心有愧疚,格外配合,秦忠信念她初次面对,耐心安抚令她放松,他们自然也就补了一个柔情蜜意的新婚之夜。玉姝由一个钟情女孩真正变成了她一生钟爱的秦忠信的幸福的小妻子,也才发现她前一晚的害怕真是没道理。

新婚期间自是甜蜜快乐。秦忠信的母亲于第三天返回老家,秦忠信的婚假时间便完全属于了玉姝,这让她觉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也最幸运的人。

不过,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十天后,秦忠信婚假结束。

回到公司,虽尚未递交辞呈,但他已开始着手准备辞职的事情。其时离他给自己的定期还有一年多点时间。可是母亲未听从他的建议留在他租住的公寓内提醒了他,他住在岳父家,单独留母亲在公寓内,母亲是介意的,也是不舒适的。而若让母亲与弟弟同住,不让母亲因陌生的城市而精神上孤单,他希望条件好一些。可是弟弟又不能接受他这个来承担费用,他又不想弟弟加重经济上或精神上的负担。那么,只有他加快步伐了。

他将一切考虑妥当。一天晚饭后,他走进书房,与夏之涛翁婿之间作了一番交谈。

爸爸,我想辞职,自己创业。他坐下来,给夏之涛斟了一杯茶后,直接说了自己的想法。

你的工作挺好,怎么忽然有这种想法。

爸爸,我虽是女婿,而您却是待儿子一样待我。

说什么话,大家一家人。夏之涛微笑打断他。

是的。我父亲去逝的早,所以我敬重您像敬重我的父亲,对我和玉姝将来的规划便希望得到您的支持与提点。

他顿了顿,夏之涛抽了口烟,听他讲下去。

您和岳母给了玉姝一个很好的环境,玉姝又给了我全心全意的爱。男人有照顾妻儿的,玉姝自然是我一生的。我希望她因为嫁给我而拥有一个广阔美好的人生,并且这份人生质量是由我,而不是借助您和岳母给她的条件。但是这不是一个拥有一份不错的工作的打工者可以的。他看着夏之涛,坦白诚恳。

夏之涛熄了烟,静默了一下。

好,我懂你的意思。想来你也不是一时起意,这想法有一段时间了吧?

是的,决定和玉姝在一起的时候初步规划过。

呵呵,好,男人就该有担当。他看着这个女婿,心下暗许。

给玉姝说了吗?

我先来征询过爸爸。我希望她一直不用操心,而她现在还是个孩子,不过,会让她知道。

唔。你能处处照顾她,自然好。不过,她既嫁了你,也是真正了。两夫妻,需要共同成长,才真能做到男主外女主内。

好的。

需要什么帮忙,就首先你要知道宝石对于这个游戏重要不直接说。资金够吗?夏之涛看着他,顿了一下,在外面注意分寸。

谢谢爸爸,我会的。

玉姝自然是支持秦忠信的任何一个决定,还兴致勃勃地问他能否让她参股,当然目的是给他资金支持。他明白她的好意,将她抱在怀里亲了亲,告诉她公司暂不吸纳股份,不过若她丈夫资金周转不灵,她可以有条件支持。她双手勾着他的脖子,说不用条件,她无条件支持。看她花瓣一样的娇唇吐出暖人的话语,他看进她的眼睛,摸摸她的脸。她迷醉在他深深的眼光里,吻向他有些薄削的、优美的、男性的唇。

接下来的日子,秦忠信忙碌起来。客户的关系他继续打理好,公司里递了辞呈需要交接,空闲时就比较、选择合适的写字搂,以备定下办公室后申请工商执照等新公司的一切筹备。

玉姝帮不上忙,就在家全心全意地打理他的生活。新婚两个多月,原本十指不沾阳春水的玉姝倒学会好几道菜式。关浩上班了,玉姝婚后减少了去阿姨家。一下少了两个玩伴,嘉绮顿时感觉郁闷无聊,便改由她过夏家找玉姝了。于是,她便与容妈一起成了玉姝每道菜的白老鼠。不过不得不说,玉姝确实有灵气,连做菜在容指导下都很快上手,每道菜两三遍后居然像模像样,后来又加了汤。倒让嘉绮试菜试得挺快乐,算得上心甘情愿,每天乐颠颠得准时报到。因夏之涛与秦忠信都不太爱吃点心,便决定不学了。嘉绮在旁边连说她喜欢,额头换来一根纤纤玉指的栗子敲。于是委屈地大喊玉姝女生外向,只疼表姐夫不疼小表妹。被玉姝一块玫瑰鸡脯塞进嘴里,一下愣住,等嚼了嚼口感,又喜得眉开眼笑,便端了盘子到餐桌吃得心满意足,暂时忘记了点心。

她笑里藏不住得意,不答反问:好不好喝?

秦忠信笑着点点头:从没喝过这么好喝的汤。看着她放心地舒了口气,心下好笑,味道确实不错。但他之所以这么确定的夸她,是因为汤里加了玫瑰花瓣,而容妈有好手艺却没这份旖旎心思。

夏之涛此时明白过来,开心又有点醋意地问:没想到能喝到我们家玉姝煲的汤,这是什么时侯开始学的啊?

爸爸,就知道您喜欢喝这道汤我才学煲的,哪,这都是您喜欢的菜,别人是沾光的。

其实餐桌上就他们三个人。容妈嫌与主家同桌不自在,从来都是自己留菜照顾好主家后,到后罩房自己的房间单吃。

呵呵,是吗?夏之涛看着桌上卖相精致的四道菜,心下高兴嘴上戏谑道:我怎么记得这芫爆墨鱼卷和西芹炒白果是忠信喜欢的哪?

爸爸,玉姝红了脸,用公筷给爸爸夹了菜递过去,这些对您身体好。

哈哈,好好!健康重要。嗯,真的味道不错。忠信,快尝尝。

晚餐桌上,一家人其乐融融。玉姝看着爸爸、尤其是秦忠信吃得满足,心里充满了幸福甜蜜,忘记了除了秦忠信给她夹的菜外,自己只喝了一碗汤企业在迅速“试错”阶段。

第 23 章 改变轨迹。

两个月后,中盛有限公司开业,主营休闲运动器材设备。因为比自己的预设的时间提前了一年开始,所以秦忠信从做熟的业务着手。他有充沛的行业经验,又北京国际航空运输协会发布的12月份国际定期航班头等舱、商务舱运输报告显示有足够的客户资源,而且因为早从入行开始心中就有规划,所以他在业界在客户那里一直都有意识地用心经营,让他现在有良好的口碑。这一笔无形资产给他在资金不充裕的创业期了有力的支持。

以他现在的情况,公司自然无力生产自己的品牌。他便利用自身的优势谈下了三家运动器材品牌代理权,其中就包括刚辞职的老东家德众。德众有他之前的所有客户资料,知道他也一样有,当初又没有也不可能有合同约定离职后不能用那些客户资源。而且德众知道他与客户的关系一直相对比其他员工稳固的多。与其被他挖走,不如合作双赢。但是德众作为当时行业一哥的位置,自有其骄傲姿态,他既已辞职便不再是一家人。于是谈起条件寸步不让。秦忠信清楚这种合作只是一时,久了他会被品牌绑架,但长远看,品牌要借他公司的力量与资源。谈判桌上,端看谁的自信更足,内心更强大。最后各退一步,合同签订,双方握手,决心共创共赢。

行业老大的合同签妥,另两家就容易的多。三份合同在手,于是两名业务员、一名会计、一名出纳加上秦忠信本人共五人的公司便在那以八十平米却隔出了总经理室、财务部、业务部、会议室兼培训室、会客室的小小空间里热火朝天的开张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四名员工里除了会计工作四年外,没有超过三年工作经验的。秦忠信相信人的可塑性,他更看重面谈时他所看到、认识的那个人的内在。

秦忠信是那种天生的领袖人物,天生的激励。他并不亢奋,语气不昂扬,话语不长篇大论,但镇定、坚定。每天会后的员工都会看到具体可行的眼前和光明清晰的未来。而且这种感觉,不会听多了麻木,反而是越来越植根自己内心的相信。因而每一天都斗志昂扬,每一天都能看到若干年后,自己在这间上市的公司里。会计看到自己做到了一间上市公司的CFO,忘记了现在一天除了支出还没记到进账,也忘了以一个会计的身份还坐着行政、打杂的工作。他就是有这种魔力,让每一个靠近他的人,只因为靠近就感到无限的信赖与力量。

秦忠信清楚,若没有一单进账,只凭自己手上的资金,只能支撑公司目前规模的半年的。当然,他可以从玉姝那儿转借资金,而且他相信她会非常乐意。但是他不想,并不是男人的自尊作祟,夫妻本是利益共同体。只是,他要在起步时自己承担下来,有些助力用在合适的时候会发挥更大的作用,却不必受它过多的羁绊。他知道他与玉姝的婚礼有人赞金童玉女,有人赞天作之合,但也有人感慨原来男人的好皮相也是走捷径的本钱。他并不在意别人的议论,他要的是别人想不到这种议论。他不会推拒任何有益的资源,但他不喜欢有被扶持的感觉,他想要一片完全属于自己的领土。可以邀人共享,但所有权要完全在自己手上。

现在明显比之前上班时工作时间长了,有时周末也去应酬。 仅仅一个月,秦忠信看起来明显消瘦。其实人更精神,更坚定。但玉姝只看到他的消瘦。这天下班回到家,在他们的房间里,她摸着他的脸,一阵心疼,很想说,其实不创业也可以,妈妈里给她留下的两间步行街的铺面、一栋公寓,每月租金足以让他们生活的安稳舒适,只是没说出口,她知道她不能也不该阻止他,而他显然不会回头去打工。秦忠信笑笑,把她揽进怀里,吻了下她的头发,告诉她:男人就该为女人创造一片广阔的天空,累一点有什么关系。她理所当然地感动,久久地偎在他的怀里,心里做了一个决定。

创业时期老板总是公司里最大的sales,每天可能比员工更早去公司,中午自然不回家午饭。而无论是应酬的大餐还是办公室随便解决的快餐,营养怎比得家里精心烹制的饭菜,更不要说卫生与用料的健康。于是,玉姝从第二天开始,每天中午准时去公司给他送饭。他几次阻拦未果后便由得她,只是若某天中午有应酬就会提前讲一声,防她白辛苦跑一趟。

这天中午,玉姝准时十二点推开公司的门。

玉姝姐,您怎么过来了?行政部林丹看到玉姝进门惊讶的问。

怎么?你们还没下班?玉姝惊讶她这么问,她不基本都是这个时间来给他送午餐吗?

秦总一个小时前出去了,与华旭公司的老总一起。

啊,我忘记了。玉姝一愣,她知道华旭是另一个合作公司,一家国内品牌的运动器材公司,只是心下奇怪他怎么没告诉她外出。这时铃声响起,是秦忠信的:

玉姝,你在公司?对不起,刚才赶时间,忘了告诉你今天中午在外面。

嗯,刚刚听林丹说了。玉姝快乐地说,虽然心里失望,但不想影响他的心情,工作本身已经很辛苦。

乖,辛苦你了,晚上我早点回家。

嗯,等你。心里因为这个又开心起来。

林丹在等着她。她看看还拎在手里的保温饭桶,有点踌躇,难道还拎回去。她看了看林丹,其他同事基本都去吃饭了。就她和前台何晓倩还在,老板娘就在眼前,肯定要表现的更殷勤一些。其实玉姝一点架子也没有,也不会仗着身份对员工颐指气使。

玉姝把保温桶放到前台桌上,问林丹:你们订了饭吗?

没有呢,今天准备出去吃。

别出去了,你们秦总今天不在。这里应该够你们两个吃了,若不够,就当减肥了。

那,那怎么好意思。

有什么不好意思,难道还叫我还拎回去吗?

谢谢玉姝姐。两个女孩子高高兴兴地去到办公室茶水间储物柜里取了自己留在公司备用的碗筷。办公室里有个茶水间,内有冰箱、微波炉,方便带饭的员工用,储物柜里则有茶叶、咖啡、糖以及茶具、一次性杯子等琐碎的东西。这些都归行政部管,现在就是林丹负责。

秦忠信不许员工在会客室吃饭,会议室则可以。不过,隔着玻璃门可以看到里面有人在吃饭。玉姝虽不在意,但来送饭久了,也知道有些时候,员工在她面前还是有些放不开,便把她们俩带到了秦忠信的办公室。两个小姑娘吃的是津津有味,汤足饭饱。何晓倩抢着去洗了所有的碗筷,林丹就陪着玉姝坐着聊天。林丹与何晓倩来公司才半年,她们是公司开业半年后招进来的,那时业务逐渐上轨道,再让会计、出纳兼行政打杂已不太合适,便正式设立了行政部,工作范围囊括了行政、人事、辅助培训、公司杂务等,业务部现已扩展到九人,其中一个业务部经理,一个业务部助理。林丹与何晓倩都是今年才毕业的大学生,但林丹进了大学就勤工俭学,且是校学生会组织部部长。进了公司两周熟悉了业务后,工作中便表现得非常老练,让在工作中非常挑剔的秦忠信都暗中赞许,当然也明面夸奖。还有一点,林丹和秦忠信是同乡,相距只有二十来公里。同乡不会让秦忠信在工作中对她另眼相看,但她确实能力出色,又颇通人情世故。有时秦忠信让她去订应酬的席位,简单说下要求,她就可以做得很好。所以两人相较,便以林丹为主,何晓倩协助她。

玉姝大林丹、何晓倩两岁,对于她俩开始称呼她秦太太,觉得同龄人,两个还是小姑娘,而自己被称为秦太太,有点怪怪的感觉,便让二人叫她玉姝姐。见她坚持,两个女孩子便这么叫开了。

玉姝挺喜欢这两个女孩子。何晓倩相貌普通,淡眉细目,但白白净净一张圆脸带着婴儿肥,见人三分笑,像个小菩萨,很是可爱。林丹则是很出挑的一个女孩子。身材高挑、苗条,但是发育的很好,很健康。属于苗条而又有肉感的那种类型。白皙的皮肤透着健康的粉色,两道细眉天生的微微上挑,浓密齐整,不用修饰。一双美目黑白分明,见人就甜甜的笑意背后隐着一层很懂得辨别形势与人物的冷光。但这种冷光,不会造成她阻碍的人看不到,阻碍她的人一般不是对手,能给她前程的人则被她不着痕迹地讨好得很舒服,纵有所感觉,也认为无伤大雅。不过,现在外在的环境还不到需要她释放这种天生优势的时候。和玉姝两人坐在秦忠信的办公室闲聊。

玉姝姐,你好美,真的。不是漂亮,是美!是漂亮远远追不上的境界。我跟你说啊,她靠近玉姝咬耳朵,办公室里都说秦总好福气—艳福。

啊,你这个坏丫头,竟然调侃我。即使被人赞美是件开心的事,可面对这样的夸奖让玉姝羞红了脸。

哈哈,这是真的啊,要是有人这样夸我—漂亮,我肯定开心坏了。林丹一脸的心无城府,教玉姝心生喜爱,便邀她周末休息时去夏家玩。

这时何晓倩洗好了餐具走进来,把擦干装好的保温桶放到玉姝面前的茶几上。玉姝看到便不耽误她们午休,让她俩去休息,自己拎了保温桶回去。

第 24 章 夫 妇。

回到家,因今天午饭没送给正主,心里空落落的。等晚上秦忠信回到家到房间换衣服时,玉姝整个人贴着他后背,久久不松手,也不说话。秦忠信掰开她的手转过身把她拉到怀里,抚抚她的脸。

怎么了?

她不说话,把脸埋在他怀里。停了片刻,他把她拉起来,在她脸上轻啄了一口。问她:

是不是受了什么委屈?

谁给我委屈了?她含娇含嗔地瞪他,无爱娇,想你了。

傻丫头。知道中午对不起你,所以晚上还差一分钟才下班就回来了。来,抱你下去吃饭,别让爸爸等太久。

啊呀,哈哈,讨厌。她笑着躲开他伸过来的手。忘了爸爸今天也回来的早,可能已坐到餐桌旁等他们了。迟到已不好,自己再被抱下楼,还怎么见人哪。

当天晚上,两人自然是一番缠绵。过后,玉姝趴在秦忠信胸膛上,手指无意识地划着圈,感觉自己的这份幸福太饱满,饱满的有些不真实。

秦忠信等她稍事休息,起身抱她去了浴室,两人简单的冲洗。回到床上,挨到枕头,玉姝便迷迷蒙蒙睡了过去。熄了灯,在黑暗中看着因劳累而睡沉的她,眼神明灭。他们的情事不多,玉姝身体不太好,欲望便也不强,最喜欢的便是偎在他怀里,被他抱着,贴着他的身体,嗅着他的气息便满足了。而他也可以不热衷,她既不能承受,他便从不强迫。

未完待续。

延伸 · 推荐

光年三部曲·月影红楼(第十八卷)

作 者 / 君 玉。本卷配了背景音乐,若阅读时不想听就把它停掉。光年三部曲·月影红搂第十八卷。一个月的心力交瘁如何五天就休养的过来,现在又惊怒交加,让本来就有点高血压的夏之涛血压陡升,涨红了脸,他捂着...

光年三部曲·时空光影(第八卷)

作 者 / 君 玉。她见惯了秦忠信的凛然贵气,秦忠义的儒雅斯文,这个带上墨镜笑着也显得阴沉的男人给她一种威压感,这种威压感还包含着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所有的裸欲望引起的威胁感觉。怎么自己走开了呢? 她牵...

.special_tag_wrap{clear:both;padding-top:40px;} .special_tag{padding:0 0 23px;border-top:1px solid #ddd;border-bottom:1px solid #ddd;} .special_tag a,.special_tag a:visited{color:#0f6b99;text-decoration:underline;} .special_tag_ttl{position:relative;top:-12px;float:left;padding:0 10px 0 0;background:#fff;font:18px/20px 微软雅黑;} .special_tag_cnt{clear:both;color:#888;font:16px/30px 微软雅黑;} .special_tag_tj .special_tag_ttl{color:#f33;} .special_tag_bk .special_tag_ttl{color:#1d87e4;} .special_tag_bj .special_tag_ttl{color:#96369f;} .special_tag_hg .special_tag_ttl{color:#f68b2d;} .special_tag_gd .special_tag_ttl{color:#09aa46;}

惠州治疗白癜风方法
中风前的征兆
双侧颈动脉多发斑块形成
友情链接